10.0

2022-09-01发布:

中文字幕精品欧美一区视频【朱九真与武青婴】【完】

精彩内容:

朱九真師從父親朱長齡,乃是大理國高手朱子柳的後人。朱子柳自诩爲書生,愛好書法,擅長使判官筆,將各名家的帖子融入判官筆的技法中,其武功自成一家。武青嬰師從父親武烈,是大理國高手武叁通的後代。武叁通爲人粗放,深得一燈大師的“一陽指”真傳,其武功走剛猛路線。朱九真與武青嬰都是女子,而朱、武兩家的武功都偏重于男性化,因此朱長齡和武烈進行創新,結合女性的特點將本門武功陰柔化,不僅繼承了自家的武功特色,還增加了殺傷力,只可惜朱九真與武青嬰的內力不夠,因此武功只是泛泛,僅是武林中的叁流角色,但對付一般的賊寇、镖師、護院、官差已是綽綽有余。後來,武烈又收了個徒弟衛璧,長得一表人材,武功也不錯,很做了幾件揚名立萬的俠義之事,在江湖上頗有名聲。再後,朱九真與武青嬰也隨著衛璧一起下山,連挑幾座山寨,踏平幾處賊窩,一時間聲名大振。因兩女年齡相若,人均豔麗,春蘭秋菊,各有春秋,家傳的武學更是不相上下,故江湖稱之爲“雪嶺雙姝”。她二人暗中早就較勁,不僅想獨占衛璧,還想在武功上勝過對方。偏偏衛璧天生好色,還打算要魚與熊掌同時兼得。因此只要叁人走上了一起,面子上看來都是客客氣氣,但是二女唇槍舌劍,誰也不肯讓對方多占點便宜。只是武青嬰的個性較爲含蓄不露,因爲她和衛璧兩個人是同門一起學藝,而且還朝夕相見,所以她也自認爲比起朱九真自己不知占了多少便宜。但是不知道衛璧是怕師父責怪還是比較喜歡朱九真,先騙了朱九真的身子後,才對武青嬰下手,但兩個人都不知道這件事,還得意洋洋的以爲已經先占了上風,日後一定不會輸給了對方。其實當初朱、武二女跟衛璧發生關系時,由于當事人都過于緊張,都害怕萬一被人發現,那可就不得了了。所以在那種情況下,當事人似懂非懂,草草的愛撫幾下衛璧就急著想插入,但是還沒進入,衛璧就已經射精了。因此朱九真和武青嬰其實還是處女,可是她們卻不知道。

  春季的某一天上午,天氣晴好,衛璧偕同武烈、朱長齡下山參加殲滅明教的一個分舵,朱九真和武青嬰都待在朱九真的家裏。兩人面和心不和,幾句話過後,開始唇槍舌劍。

  朱九真道:“青妹,最近你的一陽指越來越退步了,上次殺個小賊居然用了十幾招。也難怪,衛師哥這段時間總幫我餵招,沒人指點啰。”

  武青嬰回敬道:“真姐,還說我呢,那次對付那個油嘴滑舌的小道士,你用了二十多招都沒制服別人,還是小妹幫忙才擒住他。衛師哥雖然白天和你過招,晚上卻和我同修一陽指,還告訴我身上的各個穴位,嘻嘻,怎幺,他沒告訴你嗎?要不然你也不會想點別人膻中穴,卻點中了玉堂穴。哈哈!”

  朱九真粉臉頓時一紅:“小妮子,你以爲我真的不認識穴位嗎?我只不過讓他多吃點苦頭而已。”

  武青嬰笑道:“羞羞羞,明明不知道,還在這兒裝蒜,看衛師哥不笑話你。”

  朱九真氣得粉臉鐵青:“你以爲你會認穴位,咱們來比試比試。”

  “來就來,正好今天我們還沒練功,走,到後院過幾招。”

  兩人同時起身,朱九真怒道:“正好爹他們都不在,咱們就真刀實槍地比一比,輸了的人今後不許再纏著衛師哥。”

  武青嬰正容道:“我也正有此意。你去吩咐下人,不許騷擾我們。”

  不一會兒,兩人一前一後來到了後院。武青嬰問道:“吩咐好了嗎?”

  朱九真冷笑道:“你怕我的家人來幫忙呀?我才不會幹這種事呢,我要讓你輸得心服口服。”

  武青嬰被識破心事,紅著臉辯道:“你以爲我會怕你人多,只是咱們這回真比,刀劍無情,萬一打得太熱鬧了,怕有人飛鴿傳書,把爹他們叫回來,大家臉上不好看。”

  朱九真道:“你放心好了,我不僅已經吩咐了家人,還讓我的‘骠騎將軍’它們守住各個路口,哪個不怕死的敢過來?”

  武青嬰也知道朱九真那些狗的厲害,她其實最忌諱的就是這些對朱九真忠心耿耿的“將軍”們,現在知道這兒就她們倆,頓時放心了。

  當下兩人擺弄架式,一邊注視著對方,一邊暗中調整呼吸,准備將內力調整好後開始進攻。朱九真雙手各拿一枝七寸長的判官筆,不停地旋轉著;武青嬰則空著雙手,但她兩個食指不斷地伸縮著,活動著關節。

  隨著一聲嬌喝,朱九真率先出手。她一招“玉女穿梭”,右手筆尖直指武青嬰的小腹。武青嬰不慌不忙,右手食指一彈,一股真氣擊中朱九真的筆尖,將它彈到一邊,接著左手食指彈出一股真氣,直撲朱九真的印堂。朱九真用左手的判官筆一格,將對手的攻擊擋住了。然後她右腳一點,如淩波仙子般撲向武青嬰,雙筆挽出幾朵花,將武青嬰胸前的幾處大穴全部籠罩其中。武青嬰雙腿一蹬,身體急速向後飛去,同時雙手食指連彈,反攻朱九真。朱九真嬌叱一聲,一個“細胸巧翻雲”,躲開了武青嬰的這一輪攻勢。她還沒喘口氣,武青嬰的下一輪攻勢又來了。只見武青嬰雙指連彈,攻向朱九真的頭、胸、肩、腹、腿各處大穴,朱九真雙筆急舞,護住周身要穴,同時施展輕功,伺機偷襲武青嬰。

  當年朱子柳自命文武雙全,講究姿勢的優美,所以在輕功上狠下苦功,可以和黃蓉、小龍女一比。而武叁通是一個大老粗,講求真刀實槍地打鬥,所以對輕功一向漠視。傳到現在,雖然武青嬰在功力上稍勝一籌,但在輕功和招式的變化上明顯遜于朱九真。因此即使目前武青嬰攻勢很猛,但朱九真躲閃得也不慢,而且她的招式虛實難分,武青嬰不得不顧忌她的反擊,所以雙方仍然堪堪戰成平手。

  兩女激戰良久,體力都有所下降,攻勢逐漸緩了下來。武青嬰暗想:“她的輕功比我好,再打下去,我的功力減弱後,肯定要吃虧,不如設計贏她。”于是她賣個破綻,假裝腳下一滑,跌倒在地。朱九真正愁沒有機會,見狀並不疑心,得意道:“臭丫頭,你終于體力不知了吧,看招!”她以一招“玉女散花”,從天而降,直點武青嬰的百會穴。百會穴乃是二十六要害穴之一,武青嬰暗罵朱九真歹毒,一個翻滾,避開對方的攻勢,反手一指點向朱九真的氣海穴。這氣海穴是致命叁十六穴之一。朱九真人在空中,暗道不好,現在她已來不及用判官筆格擋,只能深吸一口氣,把身體略微拔高了一點,被武青嬰點中了大腿的環跳穴,頹然倒地。武青嬰大喜,翻身躍起,哪知朱九真右手一揚,判官筆直飛過來,武青嬰猝不及防,被筆尖點中膝間的曲泉穴,腿一軟,也坐在地上。朱九真一個翻滾,滾到武青嬰的身邊,左手判官筆點向武青嬰的關元穴。不料武青嬰左手一彈,也點向朱九真的關元穴,兩人大驚,都來不及招架,只能把身體向旁邊挪動一點。只聽兩聲悶哼,雙方都點偏了一點點。這時,兩女腹部都氣血翻湧,各有一條腿麻木不能動彈,不得不軟綿綿地躲下調整呼吸,希望盡快解開被點中的穴道。

  兩枝香的時間過去了,雙方都覺得腹部不再氣血翻湧了,只是有一絲氣流在那兒遊走,不過兩人腿部的穴位還沒有被解開。這時,朱九真和武青嬰發現日已偏西,原來不知不覺中她們已拼鬥了叁、四個時辰。現在兩人的功力都提聚不起來,可彼此之間的恨意越來越深了。剛好武青嬰抓住了朱九真剛才擲過來的判官筆,二女同時大喝一聲,各用左手拿著判官筆向對方猛刺過去。兩筆相交,碰出火花,也撞出了心頭的怒火。兩人“唰、唰、唰”連點數下,都點中了對方的身體。好在朱九真的這對判官筆筆頭是鈍的,否則兩人身上早就添了七、八個窟窿。這樣對點了幾十下後,雙方身體正面的穴位差不多都點到了。這時,兩女都覺得一股熱氣從腹部升起,迅速擴散到全身,兩張俏臉都變得異常通紅,渾身燥熱,身體只覺得軟軟的,很像躺在衛璧懷中的感覺。

  朱九真急道:“怎幺這幺熱呀,渾身軟綿綿的,你剛才點中我哪兒了?”

  武青嬰也急道:“我還要問你呢!……哎呀,不好!我們剛才點關元穴時不是點偏了嗎?我聽我爹說過,點穴一定要准,所謂差之毫厘,失之千裏,我們絕對點錯到別的穴位了。”

  朱九真急哭道:“現在我們都動不了,怎幺辦呀?”

  武青嬰道:“我也全身軟綿綿的,咱們只能等人來救了。”

  朱九真道:“救什幺救,你要我別讓家人近前,現在周圍有那幺多猛犬守護著,誰敢來呀。”

  武青嬰也急哭道:“你還怪我!現在沒人能來,只有等爹他們回來了。到那時,他們看見我們這個樣,肯定要罵死我們的。”

  兩人嗚嗚咽咽地哭了一會兒,心中自怨自艾,當然更怨恨對方。本來兩人的雙腿打開呈“V”字型,交叉對坐著,由于心中有氣,不約而同地把小腹向前挺了挺,想拱對方一下,哪知兩人的嫩屄(bī)隔著褲子這幺一頂,只覺得全身酸麻,舒服無比。兩女又羞又驚又喜。她們不知道,在剛才她們點錯關元穴時,無意中點中了彼此的隱穴。而隱穴的知識連武烈和朱長齡都只聽說過,並沒有實踐過,所以朱九真和武青嬰更不清楚了。如果一開始就點中了,二女非得當場吐血,五髒受損。恰好朱九真和武青嬰的功力當時已經大大削弱了,所以她們只是覺得氣血翻湧,很不舒服。後來兩人又在對打中,點中了雙方的許多穴位,這一來,刺激了這個隱穴的另一種功能--激發情欲。(本來隱穴就具備雙重性,既可以傷人于無形中,又可以激發人體的潛能,起到強身健體的功效。)這下可好,朱九真和武青嬰的情欲被徹底地催發了,兩張俏臉面帶桃花,四只玉手大力揉搓著自己的身體,兩人的酥胸都若隱若現,各自的鼻中噴出似香似麝的粗氣,嫣紅的小嘴中吐出如泣如訴的嬌哼。

  朱九真乜眼看到武青嬰的媚態,氣不打一處出,一把撕破了武青嬰胸前的衣服,武青嬰的兩個小嫩乳一下蹦了出來。

  武青嬰大驚:“你幹什幺?”

  “幹什幺?哼!”朱九真憤道,“小娼婦,敢和我搶師哥,看我不撕爛你的衣服!”說著雙手齊出,眨眼間,武青嬰的衣服已是千瘡百孔。

  武青嬰又羞又怒,一咬牙,懶得護住自己的衣服,改被動防守爲主動進攻,也撕起朱九真的衣服。兩人邊罵、邊叫、邊撕,頃刻之間,雙方的上身已不著一絲了。

  現在雙方才看清對方的身體。兩人的身材接近,乳房的大小差不多,都是小饅頭上有一個粉紅色的蓓蕾,旁邊的乳暈也是粉色,稀稀疏疏地散布著幾個小疙瘩。兩人越看越覺得自己面前的是平生最強大的敵人,不由得妒火中燒,只聽一陣衣帛破裂聲,二人的褲子也化作了朵朵飄蕩在藍天中的布蝴蝶。在平坦的小腹下面,是兩個光滑無毛的嫩屄,中間那條粉紅色的細縫,是衛璧乃至整個武林中人多幺向往的神聖之地。由于初次看到除自己之外同性的下身,所以朱九真和武青嬰都想看個明白,也想比個高下。因爲行動不便,兩女用雙手撐地,越來越近地認真觀察著,兩個滾燙的身體慢慢靠近,終于,四個嬌嫩的蓓蕾輕輕地碰了一下。“啊……”從朱九真和武青嬰的喉中都發出一聲長長地嘶吼,兩個身體更熱了,潔白的肌膚上滲出了細細的汗珠。“再碰一下就好了!” 朱九真和武青嬰不約而同地想著,身體再一次有意無意地動了動,四個蓓蕾這次來了個更親密的接觸。“哦,真舒服!” 朱九真和武青嬰都閉上眼睛,任憑彼此的乳頭互相刮研著。每刮研一次,兩個白中泛紅的嬌軀就不由自主地顫栗著。當各自的乳頭經過數十次對刮,由蓓蕾變成鮮紅的蜜棗時,雙方的動作已變得狂熱了,由對刮變成了對撞。每次激烈的碰撞,兩人都要發出一連串的嘶吼。漸漸地,四個白嫩嫩的乳房都變得通紅通紅。畢竟兩個都未經人事的雛,乳房沒有熟女那樣堅挺和耐戰,因此兩人不得不停下來恢複體力,同時四只美目也都盯住了彼此的嫩屄。

  休息了一陣後,朱九真和武青嬰發現自己腿上的穴道也自動解開了,兩人揉搓各自發麻的美腿,並暗中進行美腿的比拼,但無論從腿的粗細,還是皮膚的光滑,亦或是肌肉的勻稱等方面,都難分高下。當雙方的腿都活動自如後,兩人都豎起自己的雙腿,小腹一挺,兩個光滑無毛的嫩屄來了個親密的長吻。

  “啊……” 朱九真和武青嬰只覺得血往上湧,心潮澎湃,兩人都閉著眼睛讓雙方的屄互相研磨著。不一會兒,兩股清澈的淫水從彼此的屄中流出,滋潤著雙方激烈交戰的場所,使兩個嫩屄的磨擦更加順溜,快感也不斷加強。朱九真和武青嬰的動作越來越快,兩個處女都感到同性間的這種較量比與衛璧的肉捕更刺激、更舒服、更銷魂。但兩女說到底還是未經曆過風雨的處子,而且陰唇也包得特別緊,不像熟女那樣松動,所以不知道也不可能用陰唇去夾對方。兩人只知道用雙手緊緊地摟住對手,用雙腿緊緊地對夾,讓自己的屄和對方的屄緊緊地貼在一起劇烈地磨擦,以增強彼此之間的快感。終于,二人同時打了個哆嗦,兩股似雞蛋清一般的淫液從各自的嫩屄中噴灑出來。“哦……”隨著長長長長長長地號叫,朱九真和武青嬰徹底地品嘗到了高潮的滋味。

  兩人再次回到現實中時,發現天已經黑了下來。此時雙方才意識到彼此之間的情敵身份,連忙松開了彼此的身體。當兩個嫩屄分開時,朱九真和武青嬰都感到有些空虛,于是異口同聲道:“以後每個月兩家相聚時我們就這樣比一次,誰贏了誰就得到衛師哥。”說完,兩人都不好意思地笑了。

  後來,兩女確實每月如約比試,當然每次都是棋逢對手,難分勝負。其實兩人的心裏也很矛盾,一方面希望能勝過對方,從而獨得衛璧的呵護。另一方面,她們又都希望這種情況能持續下去,因爲這種快感和與衛璧在一起的快樂有天壤之別,實在讓人難以割舍。就在這樣的矛盾心情中,朱九真和武青嬰以爲兩人會比拼一輩子,卻不料後來因爲張無忌的原故,搞得朱長齡毀盡家産,自己也身陷雪谷。而朱九真寄人籬下,心情大變,最後竟被蛛兒所殺。武青嬰雖然失去情敵,贏得了衛璧,無奈衛璧是個銀樣蠟槍頭--中看不中用,因此她反而懷念起與朱九真對壘的日子。最後,隨著朱元璋的崛起,武青嬰和衛璧及武烈均死于亂世之中,也許她和朱九真在另一個世界裏還會繼續她們愛恨交織的爭鬥。

  (全文完)

中文字幕精品欧美一区视频